师承模式有了合法性
2019-12-26 03:24:41 浏览23次
摘要:“如果东晋时期就有诺贝尔奖的话,我想,葛洪应该是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医者。”这是中国医学界首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药学奖的科学家屠呦呦在参加2016年第三届中医药大会时发出的感慨。在青蒿素研究的关键时刻,屠呦呦从葛洪这位古代中医的著作——《肘后备急方》中找到了灵感。她认为,青蒿素的发现是传统中医献给世界的礼物。和屠呦呦一样,多年来,重视和呼吁保护中医药的人有许许多多,然而中医领域存在的纷繁乱象却屡禁不止,究其原因,没有一部有针对性的法律为中医提供支持是一个重要方面。 如何解决这些乱象,刚刚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以下简称中医药法)提出了具体办法。 中医药法提出:“中医医师资格考试的内容应当体现中医药特点”;“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中医医师推荐,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医师资格”。 一直以来,中国的中医里有很多是民间中医从业人员。他们的技术多是通过师傅们口传心授,很多人并没有经过标准化的技能考试;另一方面,他们中绝大多数具备一定的临床技能和经验,为基层百姓提供了必要的中医药服务,但现有医师资格考试难以评价其真实水平。为此,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说:“中医药法在充分考虑医疗安全风险的基础上,对师承方式学习中医和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开辟了通过实践技能及效果考核即可获得中医医师资格的新途径。” “根据中医药法,今后成为中医医师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医药院校培养的学生,二是规范师带徒的人员和确有医术专长的人员。”北京望京医院院长、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说,中医药法根据历史和现实实际,从法律层面肯定中医师带徒的人才培养模式,确定其合法性,为保存民族医药国粹、解决我国卫生资源不足和基层中医缺乏状况开辟了可行途径。